荷庭清

努力让自己变得文艺范(x)

#指绘#to百斩离#
=给百大的
=画丑了
=百大可用,其他人勿抱
=百大表打我
=百大注意身体
=第一次在老福特发画,求轻喷。

P1带字。
P2原图。

1.他是我们心中的神,我们心中的光,不是吗?
2.骄傲如他,傲娇如他,沙雕…如他。
3.就算是火星人也是帅得一批。
4.说着自己是攻,其实行为一直是受。
5.他很孤独。
6.他有自己的故事。
7.他有F咕,有我们。
8.他一直是我们的百斩离。

「雷安雷」我心底的那一点点喜欢

入凹凸坑的第一篇文,我不要脸地把它放过来了,今天从存档里翻出来的「薅自己头发」


ooc注意


踩雷慎入


雷安雷√


甜文


祝食用愉快






   “快结束了啊,你知道吗……”




   雷狮自言自语着。


  “什么??老大你说什么??什么快结束了??”佩利这个脑筋粗大的何懂雷狮所想呢。更何况是在外头传得轰轰烈烈的一对死对头雷狮安迷修。




  “没什么。”雷狮挥挥手,啧,为什么想他想得头疼。


    不知道什么时候,对一个死对头的烦厌,慢慢变成了一点点难以察觉的喜欢。




  这点雷狮仿佛感觉到了,却又装作不知道。




  凹凸大赛要是结束后他们依旧活着,那他们是不是就不会相见或联系了呢?




  如果是这样,那他心里的喜欢岂不是要一直吊着?




  也不知道那个呆头骑士怎么想的。算了,不想他了。




 


  雷狮百无聊赖地走着,走走停停,坐了会,站了会。


  却无法消掉心里的烦躁。


  他现在莫名想跟安迷修打一架。




  为什么他在他心里烙得这么深呢?




 




此时


安迷修




安迷修一直提着他的双剑晃悠着,他坚持信守着骑士道,什么“最后的骑士为您而来啊”,什么“亲爱的小姐我来帮你”。


  雷狮却总是翻着白眼嘲笑他


“恶——心——帅!”


  好了这是个安迷修心里过不去的坑,雷狮却老是拿这个刺激他。


  说到雷狮


  安迷修也不反感他




  “不过是个恶党而已啊!”嘴巴上这么说而已。




  有时候却发着呆,不知不觉就想到他了。


  那张带着邪笑的脸,绛紫色的眸子里,仿佛装了星辰大海。




  安迷修却因为他,而深陷。


话说,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吧。




安迷修撸了撸呆毛,晃晃脑袋,不想他了!脑壳疼!






可是不管安迷修怎么晃脑袋,晃得他的呆毛乱颤,依旧没有把雷狮从脑子晃出去。




安迷修叹了口气,“我怎么回事啊?是不是喜欢上他了……”




  “唉??!!”我喜欢上他了??我怎么会这么想!安迷修耳朵都红了,脸上也染上了红晕,还好小麦色的肌肤淡化了红晕。




  幸好安迷修旁边没有人,要不然就……




  嗯你懂的。





「紫堂幻特辑」对面那栋楼的疯子·上

「对不起幻吹,爆炸」
ooc√

私设

现代paro

死辽





“哔嘟——哔嘟——哔嘟——”



“什么东西在响呀?”



“嗯?听说对面那栋楼上有个疯子在往下丢东西,那车估计是被砸到所以响了……”



“疯子?”原本微垂的眼睑抬了起来,眼睛里满是亮光,带着些许兴味。







慢慢思索着,却毫无头绪……











此时,对面。





“呵……”看似摇摇欲坠的紫堂幻站在阳台上,他那单薄的身子仿佛下一秒就会被风吹走。



然而偌大的房子里静悄悄,除了他一个人,家里没有任何人。



是啊,没有任何人挽留他……



几片破碎的瓷片躺在紫堂幻的脚下,他的脚下脏乱不堪,深棕色的泥土黏着瓷片,早已枯黄的叶子散落在地板上,然而紫堂幻顾不了这么多,他连自己都照顾不好,不是吗……



伸手摸了摸干了许久却留下痕迹的泪痕,他叹了口气。终于要结束了……



当嘴角扬起,身体即将前倾的刹那,紫堂幻家的门“咔嚓”一声开了。



他心下一惊,稳住身形,转头一看。



是熟人呢。



“哟,还有胆子自杀呢。”



紫堂幻身体一颤。



“不……我没有……”恐惧和本性中潜藏的懦弱涌上心头。



那人直径走向客厅,随意地坐在沙发上,但视线却是紧紧地黏着紫堂幻。



“你有胆子自杀,还不如想想怎么解决家族里的事和你自身的问题。”仍未说完,似是思考了会,“不是吗?”



紫堂幻双眼空洞,两脚打颤。



那人笑了笑,又说道,“算了,看你现在不怎么愿意做事。那么……改天再见,不打扰你了。”



站了起来,拍了拍裤子衬衫上没有的灰尘,便转身走人。



连背影都不留。



但独留紫堂幻站在阳台上,不过十分钟,偌大的房子再次安静了下来,相比之前,更令人觉得诡异。



紫堂幻像断线的木偶般,站也站不稳,“噗通”一声,摔了下来。



疼吗?



疼啊……





但比起之后要面对的,这点痛又算什么呢?是不是?



随即,他扯起渗人的笑,揉了揉膝盖,再次站了起来。



绝处逢生呢。





他很清楚,副人格在控制他的身体。主人格?还是算了。



这个所谓潜在的紫堂幻,挑了挑眉,吐出一口气。



等着吧,还有好戏看呢。

「雷安」血玫瑰

一点都不虐的虐文,大概2.8k。

花吐症——赤花症——死,注意!


虐文


有点ooc注意


如踩雷慎入!




 


  “咳咳……”安迷修不停地咳嗽着,捂着嘴巴的手已经红透了,时不时滴着血。


  他摊开手掌,一片殷红中居然有几片妖艳的玫瑰花瓣,红色的玫瑰与红色的血多配啊。可惜……这正是安迷修痛苦的来源。


  他瘫坐在地板上,胸膛不停起伏着,脸色也是一点都不好看,苍白得毫无血色。看样子是出气多进气少,额头上出满了汗。安迷修感觉一呼吸,花片就在呼吸道中上上下下的。


  这个病已经折磨他一个月了。


  安迷修很清楚这是什么病,偶然的一次机会他听到两个女孩的交谈中谈到了这个病。


  “你知道花吐和赤花症吗?”


  “不知道。”


  “花吐症是因为暗恋一个人会有的病,如果那两个人互相告白就会治愈;赤花症是花吐症的升级版,如果没有说出真实的想法,花朵就会在脑子里生根发芽然后盘踞你的大脑,之后你的右眼就会被根茎融化然后开出一朵花。”


  “花开了之后呢?”


  “人就死了呗。”


 


  “啊,这么可怕的啊。”


  “是啊,也不知道哪个倒霉蛋会得这个病……”


 


“嗯……”






  回想到这里,安迷修认命地闭上了眼睛,呵,他就是那个倒霉蛋啊。


 


  他虽为骑士,但心里却总有点害怕的东西吧。他害怕向雷狮告白,有时候看着雷狮嘲弄的眼神,也不免心里感到难受。




安迷修这一个月一来一直避着雷狮,他怕病情加重。





  可是他是不是病糊涂了,他越不说,越难解决。


安迷修没什么朋友,艾比和埃米也不算是。


如果他们不需要帮助也不会想到安迷修吧?


“咳咳……”安迷修捂住嘴巴,不让血透过指缝流出来,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。


  用布擦干血迹后,他也没把玫瑰花瓣收好,挥了挥手,几片花瓣随风飘扬。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散发在空气中。




  在阳光下,玫瑰花瓣是那么鲜艳,半透明的花瓣儿微卷,末梢部分还有点淡淡的粉色。




  安迷修看样子是累了,靠在墙边闭上眼睛睡去了。


  也没管花瓣会飘去哪里,他根本无法顾及。因为他连自己都没法照顾好。






  等安迷修醒来后已经是傍晚了,他迷迷糊糊,仓促地吃了点东西,又睡去了。




 




第二天


清晨


  安迷修还没醒时身边便是吵吵嚷嚷的,很令人头疼,像蜜蜂嗡嗡作响。




  他就这样被吵醒了,一睁眼就是雷狮明晃晃的笑容,带着满满的挑衅。




  安迷修心下一惊,他还没有治好病,本来他想着躲着他的,怎么雷狮反倒找上门来了。逃,快逃。


  看着安迷修傻愣愣的样子,雷狮以为他被吓傻了,开口道,“白痴,来打个架啊。”雷狮一开口便挑明了他来找安迷修的目的。




  安迷修一听立马回神,却又瞳孔一缩。


  他身体状况一点都无法支撑他去战斗,更何况是战斗力高他一阶的雷狮。雷狮不会手下留情的。而且自己的病源是雷狮!




  安迷修起身唤出流焱凝晶,踩上凝晶立马逃。流焱在手中拿着,以防雷狮偷袭。






  雷狮看着安迷修张皇而逃的背影,有点不解。照他的性子应该会应战的。


  算了,不打就不打,啧,扫人兴致。




 


  也不知安迷修飞了多久,才停下来。




  安迷修刚刚收回流焱凝晶就开始咳嗽,这次比以往的每次咳嗽都多多了,咳到最后安迷修居然一口血“哇”的一声吐了出来。安迷修疲惫地看了看地上的血迹,拿布擦干后。跟上次一样,没多管,累得睡着了。




  几片玫瑰花瓣静静地躺在地上,也不知谁会拾起它们。


 

   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了一个星期,安迷修再也没有遇到过雷狮。


  他这几天咳嗽不止,几乎走过的地方都有血迹和玫瑰花瓣。


  不知道为什么,他想捡起这十几片暂时未枯蔫的花瓣。安迷修照做了,他把十几片玫瑰花瓣放在裤兜里,他想做个纪念。什么纪念?死亡……纪念吧。


  


  安迷修有预感,他应该不会病愈,反而越病越重。


  他没想过解决办法,不知道为什么,真的没有那个勇气,还是太害怕了啊……


  





  几天后,安迷修发现自己不咳嗽了,也不吐玫瑰花瓣了。


  不知道为什么,在他口袋里的玫瑰花瓣一直没有枯蔫,反而依旧鲜红。可能是被鲜血滋润的原因吧,这也是一个奇观了,可是安迷修根本不在意这个。如果不刻意想,他也不会想起来。



  



   他却感觉有些东西自己看不清了,脑子仿佛生锈了,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安迷修都要回想好久。


  


  


   他知道,现在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赤花症阶段。


  雷狮知道会怎么样呢?


 惊讶?


 开心?


  生气?


  没感觉?


  安迷修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想他,既然身体好点了,他想故地重游,作为他最后的回忆。


  他回到了曾经的迷宫星的附近,那场大战小黑洞的战争依旧历历在目。


  回到了自己所有有回忆的地方,可是自己不管怎么走,应该总得有个归宿吧。


  可是又觉得自己这么想太绝望了,绝望吗?不知道,但是……


  “唉……”安迷修蹲在墙边,把头埋在膝盖里。


 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坦然地接受了死亡,其实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。


  其实,不死,应该只会没有记忆吧。


  “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……”安迷修抓狂了,会死吗?不会吧。不知道啊……


 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……


  过了一会,安迷修突然抬起头,“我知道了……”


 “我知道了……”


 他想起了骑士道最后一句话 “我发誓对所爱至死不渝。”


  他死了,就算是他死了,他也会坚持这份爱。


  如果没有了这份爱,他怎么活,他有信仰——是骑士道。


  但雷狮的存在给了安迷修一种异样的心动。


  可是……没有这么多可是了,为什么不去告诉雷狮呢……


  就算自己会忘记他,忘记有关于他的记忆。


 


  他要怎么告诉雷狮呢……


  要不要啊


 不告诉也可以啊


  不知道啊



  安迷修每天受着病痛的折磨,还有感情上的纠结。


  随着记忆力和视力的减退与下降,安迷修总是木讷地坐在一个地方发着呆。


  这是一种病态啊。


  安迷修依旧记得自己是个骑士,有个师傅。自己还记得骑士道。


 自己叫做安迷修,参加了凹凸大赛,暂时大赛第五名。


  就这么简单。不过……他好像忘记了艾比埃米,和,雷狮。




  



 





 安迷修仿佛预知了雷狮即将被他遗忘,然而,现在,他已经忘记他了。他不记得他曾经爱过谁,只记得自己爱得深沉,爱得刻骨铭心。


  “对不起……我还记得那句话……我发誓对所爱至死不渝,忘记了你,我还能记住谁……


  


  “我后悔了……爱你……”




   安迷修突然“哇”的一声吐了口血,植物已经占据了他的全身了……


  安迷修感觉四肢酸软无力。


  他认命地闭上眼睛……


  突然,一抹绿从安迷修碧眼里冒了出来,就这样,一片叶子,两片叶子,一个花苞,花苞慢慢地展开,这是什么花?玫瑰花。那朵玫瑰花,玫瑰花下,一滴眼泪“啪嗒”一下落了下来。安迷修手里握着之前为凋零的玫瑰花瓣。


  玫瑰花的花语是——我爱你……


 爱你爱得深沉……


  对不起……


 再见……


温暖的阳光下,安迷修渐渐地没了呼吸……


 他的手松开了,因为他再也无法握紧了……


 


风一吹,零散的玫瑰花瓣,飘在空中


依旧鲜红……


 


  


 END.


「雷安」选择自由,还是选择你·上



宿主雷x系统安


ooc我包了。


踩雷慎入!!


貌似是刀子。


是选择自由,还是选择你?










   “宿主先生,请问您还接不接这个任务?”安迷修焦急地问道。


  “都说了,不要叫我宿主先生。叫我雷狮。”


  “您还接不接?这个位面很重要啊!”安迷修仿佛忽略了雷狮的话继续催促着。





  话说,安迷修为什么会这么苦逼地催着雷狮这个老大爷?


  还不是因为某种原因来到了这里。


  上一世安迷修是因为车祸,而来到了这个空间。


  他以为死了,可以直接去地府投胎,然后转世。


  可惜,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

  之前的系统7504因为有别的事情,然后得找个人来接这个职位。


  本来已经准备被送去地府的安迷修,又被迫地传送到了这个地方。


  这个鬼地方。


  来到了这个空间,安迷修搞清楚了现状。还好他接受了这个现实。


 


  于是就开始尽职尽责地接管这个职位,他的代号叫7505。但还是叫本名安迷修吧。


  匆忙临走前的7504跟他说,如果好运气点会很快接到宿主;如果不行,可能得等400年。


  “好运”的是,安迷修接到了他的系统职业生涯第一位宿主,雷狮。


  看到自己这么快接到宿主,安迷修高兴得连呆毛都竖起来了。


  不久,雷狮便现身在空间中。


  安迷修看到雷狮,他立马走到雷狮面前,行了个礼,“宿主您好!在下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,代号是7505。我是您的服务系统!”


   “哦,那你能干什么?”雷狮听完安迷修的自我介绍后,全身上下扫视了两眼,缓慢开口。


  “我,我……”安迷修顿了下,“我能帮助你做任务!”


  “哦?什么任务?”雷狮漫不经心地问。


  “就是……去到其他不同的小世界完成主系统发布的任务,即可复活。”


  雷狮挑了挑眉,原来安迷修也知道他是被传送过来的。


  “如果不做任务呢?”


  “会被主系统抹杀。”


  雷狮一听脸一沉,低着头,不说话。


  安迷修单纯地觉得雷狮因为信息量过大在思考消化,所以很耐心地等待雷狮的答复。然而,他的想法大错特错。


  “呵……”雷狮哂了一下,沉默了许久终于回应了安迷修,“……哦。”


安迷修思考片刻又说道:“还有,我们要绑定!系统要绑定宿主才能去做任务。”


  “不绑定会怎么样?”


  “会被主系统抛至另一个空间。”


  “……绑吧。”


  经过半小时,终于成功绑定。雷狮全程都是用很嫌弃的眼神看着安迷修,这速度比蜗牛还慢。


  “好的。”安迷修盘算着下一步要干什么,过了一会,又说道,“那么,我们去接第一个任务吧!”




  “哦。”




  安迷修打开系统界面,找到了任务栏,接了主系统发布的第一个任务。接受了并传送成功。


  雷狮第一次去的世界是一个修真世界,他的任务是去改变主角小时候悲惨的生活状况,好完善这个世界的结局(每个世界里都由主角来决定世界的走向,主角死则世界崩塌)。


  还好并不难,雷狮也接受了。


  第一次还是比较生疏,但雷狮所魂穿的角色性格也蛮符合他,所以上手得很快。全程有安迷修的指导,所说是第一次干,但他们两个挺有默契,只是有些事情上难免会有冲突。


  比如说:


  “恶党!你应该走这边!主角不是往那边走的!”


  “白痴骑士,主角明明是往那边走的好吗!”


  “不对!这边!”


    “……”


  就是这样,他们渐渐地熟络了起来。中间有一部分剧情差点走偏,还好雷狮反应过来,再次扭转剧情。


 


    经过一个星期的时间,雷狮顺利完成任务再次回到了系统空间,安迷修打开系统主页确定任务完成,然后领取积分。


  “积分?”一直在旁观的雷狮饶有兴趣地开口道,“哦?能干什么?”


  安迷修抬头看了眼雷狮,抓了抓头发,“好像是可以兑换一些东西唉!”


  “嗯?可以兑换什么?”雷狮问。


  “唉……水,食物,衣服,还可以……”


  “还可以兑换身体!!”安迷修惊讶了。


  他现在是没有实体的系统,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要兑换一个身体,这样行动方便。虽说没有实体也没什么,但安迷修还是希望有个实体,那样他比较习惯。虽说系统也能在宿主成功完成任务时获取积分,但实在少得可怜。


  但没有关系,慢慢攒吧。


打算好了之后,安迷修突然想到身后还有个雷大爷,他打了个寒颤面带笑脸地转身,“宿主先生,我们还要不要接下一个任务……”


  雷狮黑着脸看着安迷修,浑身散发着“我现在很不高兴从来没有人敢忽略我”的气场,话说真的,雷狮还没有来到这个空间之前,没有人敢忽略他。


  安迷修硬顶着雷狮的气场讲解着任务总结和新任务,背上却一直不断地冒冷汗。


  看着雷狮一直低着头,安迷修感觉更不好了。


  其实,雷狮低着头半因为生气,半因为别的事情。






  绑定系统?任务?呵,迟早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。


 


 


  未完待续。


「卡埃」你是我的蛋糕



ooc注意




卡埃注意




踩雷慎入




甜文




 


  今天卡米尔一如既往地泡在甜品店。


 


反正今天没什么事也挺闲的,卡米尔想都不用想就去了甜品店。


  一泡就是几个小时,他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边吃边看着外面。


  卡米尔到现在吃了两个蛋糕,一个黑森林一个拿破仑。


  拿破仑即将被吃完时,蛋糕店的门被打开了。


  一股气流突兀地冲进了甜品店,一看原来是一个大概十几岁的男孩,白皙的脸蛋上泛着淡淡的红,嘴巴张着喘着气。


  显然是跑过来的。


  卡米尔波澜不惊地抬头看了眼男孩,是埃米。


  埃米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前台,微微踮起脚尖看向柜台小姐,“您好!我,我要杯苦瓜奶茶和一块芒果蛋糕……”




  “打包吗?”


  “是的!”


  “好的。”


  “谢谢!”


  这时埃米开始掏钱包准备付钱,但是——


  “啊!”埃米一拍脑袋,“我我好像没带够钱……”他的声音越来越小,但卡米尔还是听到了。


  此时埃米正发着愁东张西望时看到了卡米尔,他握紧拳头,脸色变换了好几次,好像在做什么大决定似的。过了一分钟左右,埃米最后一脸郑重地走向卡米尔。


   “卡卡米尔你你好,我能……能向你借点钱吗……”埃米断断续续地说出了这句话。


  “嗯?”卡米尔抬起头,手压了压帽檐。


  “借钱……”埃米很小声地回答道。


 


  “哦。”卡米尔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然后掏出钱包借了埃米钱。




  “谢谢!”


  埃米伸手快速地接过钱转身拿走蛋糕和奶茶便走了。


  为什么我遇到卡米尔智商就像下线了似的呢?(埃米os)








  奶茶店外




  “衰仔你怎么那么久啊?”艾比不满地说道。


  “老姐我……”埃米脸红了。


  “说!怎么了?谁欺负你了?”


  “我遇到卡米尔了。”


  “什么?雷狮海盗团的人?”


  “嗯……”


  “那你为什么不快点买完快点走?”


  “因为……”


  于是埃米把在甜品店里发生的事情都跟艾比说了遍。


  “唉……”艾比垂着脑袋,思考着。片刻后,她突然抬起头,“这样!明天你去找卡米尔还钱吧!这样省事,也不用跟他们牵扯上。”




  “好吧……”埃米答应了,只能这么做了。



  次日


  埃米早早地起来,吃了早餐留了张纸条在餐桌上给艾比,带上钱去卡米尔家了。


 


 


  此时卡米尔刚醒不久,准备吃早餐时突然有人按门铃。


  “叮咚——”


  卡米尔走过去开门,低头一看原来是埃米。


  门一开埃米立马抬头,“早,早上好……”


  “早。”卡米尔依旧看着埃米。


  “我是来,来找你还钱的……”


  “嗯?”



  “昨天买甜品的钱呀……”埃米攥紧了手中的钱。


  “哦。”卡米尔面不改色地听着埃米说。



  “所以我来找你还钱。”


  “不用。”


  “啊?”埃米惊道。


  他思考了一会,“那我请你吃蛋糕吧……”


  “好啊。”卡米尔说罢轻笑了一声。



  “那行。”埃米呼了一口气,心里终于放下了那块大石头。


  “那……拜拜咯。”埃米道,他得马上离开这个地方。


  “嗯。”卡米尔也没戳破他,任由他离开了。







  等埃米消失在卡米尔的视线里,他又轻笑了一声。


  你就是我的蛋糕呀。


 







「金瑞」囚禁的爱(内含小车车)

ooc注意


私设一大堆


踩雷慎入


金瑞啊啊啊啊啊啊小可爱们注意啦


吃瑞金的不要踩雷啦!


















  “你作为大赛第一,有没有……”创世神一顿,转过身来,眯着眼睛看着下方的金。“愿望?”


  或许是迫于创世神气场,处于低处的金,抬头仰望着,碧蓝色的眸子闪着不明的光。


  “我想要复活一个人。”金一字一顿地说道。


  “哦?”创世神感到有些诧异,“是谁?”


  “凹凸大赛预赛第二名,格瑞。”金答,但他此时低下了头。


  “好。”创世神也没问为什么。


  他又转过身,打开终端,联系到了七神使让他们把格瑞复活了。


  不久,创世神的声音回荡在大厅里,“去凹凸大厅即可见到那人。”




  “好的。”金的声音里不带任何感情,似乎他要去凹凸大厅见到的那个人与他毫不相关。


  “退下吧。”


  “是。”


  许久,金离开后,创世神百感交集。


  他万万没想到第一名要复活一个人,可是奇怪的是,拿到大赛第一的人不应该是一个无情无义无牵挂的人吗,怎么会复活那个人


  思来想去终究没有结果。














  此时


  凹凸大厅


  格瑞此时正百无聊赖地坐在大厅里看着裁判球忙碌,看到金飞奔过来,他立马站了起来。


  “格瑞——!!”金喊道,他扑进了格瑞的怀里,害得格瑞差点站不稳,话说金好像长高了一点呢。


  金看着格瑞又说到,“我们回家吧!”


  格瑞一听,身体一颤,“好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  登格鲁星,金家中。


 


  格瑞刚复活过来,自然是又累又饿的。


他快速地煮了饭吃饱之后立马回房间睡了一觉。


金也没有说什么,当格瑞关上房门那一刹,他露出了笑容。


  稍微扭曲的笑容。










 


  格瑞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,他梦到了——死前的一切,自己被杀死,参赛选手一个个陨落。


  他梦到,那把烈斩刺入心脏,那感觉仿佛还在。


  格瑞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,复杂痛苦缠绕在心头,还有一丝恐惧。


  恐……惧?


  格瑞理了理思路,如果他已经死了,那么他应该是复活重生了。是谁把他给复活了?不用想,一定是深藏不露的金。金把他复活了又是为什么?


  利用?依赖?


  利用不太可能,既然他已经死了毫无利用价值。


  依赖?有可能,毕竟一起长大,都是他照顾金,金可能舍不得他吧。


  可是舍不得也不必如此啊,但是莫名的恐惧包围了格瑞。


  究竟是什么,金让他复活了?他该怎么面对他?


  当格瑞正扶着额发呆的时候,门吱呀地开了,客厅里的光照射到非常暗的房间里,他缓过神来转过头,一看,原来是金。


  “格瑞,起床啦!唉?你醒了。”


  “嗯。”格瑞应了声,似乎特别平淡冷漠,其实说话微带颤音,眼里闪过一丝恐惧。


  那一丝恐惧被金捕捉到了,他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,很快又恢复了正常。


  他发现了什么吗?


  就这样,起来吃了晚饭,金跟格瑞聊了一会天,格瑞便回房间了。


  但是金也没有去打扰他。


  一反常态啊……




  那天晚上格瑞几乎是彻夜未眠,他想了许多,快到天空呈鱼肚白时,才勉强睡着。


  就是这样连续一个星期,他才把作息时间调节过来,格瑞尽量表现得很冷静。


  但是恐惧,与日俱增。


 


   他……能不能逃离他呢……是啊……


 




 


接下来评论区见(苍蝇搓手JPG.)



 


「必看」个人简介

贼过置顶。

这里是荷庭清吖,这是我的个人简介。

LOFTER萌新,请多指教!

又把置顶重新码了一遍。



每天都会上LOFTER(除非有急事啦)

尽量周更叭(毕竟灵感真的难找)

是专注于学习无法自拔的好孩子(哈哈哈开玩笑)

画手出身的写手(很可怕2333)

 
有问题私信(例如问问题扩列什么的)

一直在提升自己的文笔(希望能够找到更好的方法进步and前辈们的教导)

有俩儿子一女儿还有一老妹(都是捡的x超爱他们x)


欢迎做朋友啦(不嫌弃我这个臭脾气就行)

最后,本人很懒(对你没看错)

死辽(x)